走不出国门的中国风电企业 离世界一流还差很远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2日

4月16日,这家全球最大的风电制造商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一体化工厂落成投产,与此同时,其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V60-850千瓦型风电机组也正式下线。这是该公司首次为一个特定市场研发产品,且“是基于中国客户与合作伙伴的需求而设计”。而2009年,维斯塔斯还将有30多亿元人民币投入中国市场。

图片 1

尽管2008年新增市场份额落后于中国的三大制造商,但维斯塔斯“没有丝毫的犹豫”,其本土化力度仍在不断加大。

近日,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2016年全球风电整机商排名,维斯塔斯以新增装机量8.7GW,全球市场份额占比16.50%重返榜首,GE以6.5GW的新增装机规模排名第二,金风科技以6.4GW的成绩名次下滑至第三位。中国整机商有四家跻身前十,除了金风科技外,联合动力位列第七、明阳风电和远景能源并列排名第九。

中国风电制造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竞争。

由“全球风电整机商排名图”可见,与维斯塔斯、GE等业绩分布于亚太、美洲、欧洲市场明显不同,中国制造商的业绩全部来源于亚太地区。而其中的大部分,来源于中国本土市场。

为中国市场“量体裁衣”

两年前,业界就有观点认为,严重依赖国内市场是中国整机商排名难以更加靠前的重要原因。以2015年为例,截至当年年底,全国新增安装风电机组16740台,新增装机容量30753MW,我国风电机组制造商出口的风电机组148台,新增装机容量274.5MW。将两者数据相较,当年出口风机风电机组占新增安装风电机组的比率仅为0.88%。这印证了我国整机商的优异成绩主要得益于国内市场,而国外市场占有率非常有限的说法。

在呼和浩特,维斯塔斯“280天的故事”被大家津津乐道。

以金风科技为例,这匹中国市场狂飙突进催生出的风电黑马代表着我国风机制造技术和管理的一流水平,其在全球市场上的底气主要建立在中国风电市场大发展的基石之上。

据当地官员介绍,“呼市工厂是该公司设立的全球第一家涵盖风电设备研发、生产、销售、运输及售后服务一体化的公司。项目从开工建设到风机下线历时280天,创造了我国北方地方项目建设的一个奇迹。”与此同时,其来自13个国家的研发团队仅用了12个月便完成了该款风机的设计及原型制作。

自2007年上市扩张起,金风开拓海外市场已经有将近10年的经验,在国际业务方面也有不俗的成绩,风电机组已经出口至美国、巴拿马、埃塞俄比亚、澳大利亚、罗马尼亚等十余个国家。但据《能源》杂志记者计算,2016年中国本土装机为金风在全球总装机容量就贡献了约98%的比重。一位能源行业研究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证券行业的角度来看,金风遇到了一些挑战,因为国内的市场已经很有限了,但是金风也总结了很多经验,“未来的四五年应该会有突破”。

事实上,这只是维斯塔斯“中国式发展”的一个缩影。自2006年以来,它已在天津拥有五家工厂。而2009年,除了年产能达800套风机的呼市新厂外,其徐州铸造厂也将投入运行。维斯塔斯中国区总裁安信诚坦言,面对要在三年内实现5000兆瓦产量这一发展目标的挑战,公司自2007年便开始“用中国高速经济发展的模式来进行业务拓展”。

而另一家龙头企业联合动力在2016年,中国本土装机为其在全球总装机容量上的贡献率也高达约87%。

除了中国速度,维斯塔斯还专门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做产品,并渴望实现100%的中国制造。

反观位列第一位的维斯塔斯,在整体装机没有发生太大变化的全球行业大环境下,在经历了2009年爆发的经济危机后因成本过高、政府补贴下降、订单锐减而深陷困境,直到2015年情况才开始反转的维斯塔斯,却在2016年杀了一个漂亮的回马枪,这或得益于其遍布全球的业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维斯塔斯已经在全球6大洲的76个国家和地区安装了82吉瓦的风电机组。

据介绍,此次下线的风机就是针对内蒙古丰富且稳定为中低速的风力资源专门设计研发的。产品采用了维斯塔斯最新型的技术,使得长达29米的叶片与原来25米叶片的重量几乎相当,且在地形险峻地区的运输和安装也更为方便。“我们也用最新的技术及软件进行了风机控制的升级,使得风机能在更长的时间内以更低的运营成本来运行。”维斯塔斯中国技术总监介绍说。

2016年维斯塔斯的高额订单,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凭借在美国市场份额的快速增长以及欧洲市场的稳定发展。真正国际一流的企业必定不会只扎在某一个市场,而是均匀地遍布全球,
以抵御某一个市场行业波动对企业造成的冲击。

“这是我们首次为一个特定市场研制开发的产品,”维斯塔斯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迪特列·英格表示,“我们要继续努力让维斯塔斯变得更加中国化。”其中,打造中国本地的供应链也一直让该公司引以为荣。

国内风电制造企业走出国门进军国际市场,对于提升我国风电产业发展水平、释放产能具有重要意义。值得关注的是,据《能源》记者梳理数据发现,我国风电机组出口量近年来呈锐减趋势。我国风电机组出口从2007年的第1个起逐年上升,于2013年达到顶峰,出口341台,新增装机容量692.35MW,之后开始骤减,2014年为189台,新增装机容量368.75MW,2015年减少至148台,新增装机容量274.5MW。

据介绍,下线风机90%以上组件由中国的供应商生产。尽管并未透露另外10%的组件范围,但其技术总裁强调,“最终我们希望能够实现百分之百的本土采购。目前尚未达到百分之百,主要是因为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加强供应商能力的建设,从而确保部件质量。”

2011年才在全球风机市场崭露头角的中国风电企业的海外突围面临重重阻碍,主要面临三只“拦路虎”。

“V60的开发和推出,标志着维斯塔斯在中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迪特列·英格表示,“维斯塔斯将在2009年进行12亿欧元的最大规模的投资,其中有30多亿元人民币将投入中国。”

首先是远销国外水土不服,面临更加苛刻的经营环境。不同国家的法律要求、政策、投资以及文化环境差别迥异,当地政府的风电政策是否长期稳定、价值链能否建立以及融资体系是否完善,都存在风险。其次是市场难题,客户的要求更为严苛。相较于国外的主流设备供应商,我国的风力发电机组没有足够的业绩支撑。此外,认证标准由欧美等传统风电大国主导,我国风电企业难以跨过出口的技术壁垒,缺少权威产品认证就很难取得客户的充分信任。最后是资金的问题。风电项目资金投入巨大,回收周期长,出口企业在资金上面临很大的压力,存在资金链风险。

度电成本之争渐现

对于中国风电企业而言,摆脱单纯依赖国内市场,加快全球布局还需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尽管2008年在中国的新增市场份额中,维斯塔斯位居外企之首,但它同时也落后于华锐、金风、东汽三家企业,而在国际市场上,其占有率也从之前的三分之一下降至2007年的27%。

近年来,凭借着一定的价格优势和快速的售后服务,以及相关政策的扶持,国内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快速增加。继2007年我国内资企业新增市场份额首次超过外资后,2008年我国内资的累计装机容量也达到75%以上。

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曾给中国工业报记者算过一笔账:我国风电装机容量目前已达到1200万千瓦,即使到2020年达到1亿千瓦,自2009年起平均每年也不过800万千瓦。“而金风、华锐、东汽三家今年的产能就达到了700万千瓦,还能剩下多少市场?”

他分析说,产能过剩的局面即将到来,同时国外市场的需求也在下降,“外资企业要和中国企业竞争,要保住中国市场,必须要想办法降低成本。”事实上,为了降低机组成本,GE、歌美飒、恩德等一些国际着名的风电设备企业,近年来也大多选在目标风电市场附近建立生产基地,就近供货。

对此,安信诚并不讳言中国市场的激烈竞争。“目前有70多家企业进入了风电制造领域,其中30多家具有投产能力但第一台样机还在生产或测试中,这种情况我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从未看到过,中国风机制造行业将会经历整合。”他表示,也正因如此,维斯塔斯逆势而上开发了千瓦级产品,建立了本土化的供应链,“表面上看V60单机的价格比较贵一点,但在未来20年内其产生每度电的成本一定是比较低的。”

“我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样的风机是真正性价比高的产品?从市场效益来讲,还是20年生命周期内每度电成本最低的产品。”施鹏飞不无担忧,国内企业必须要借鉴国外经验,不断提升产品性能。

“未来的竞争将围绕着度电成本展开,哪一家公司能做到一个最低的度电成本,就最有可能在竞争当中胜出。”安信诚非常肯定。

行业标准把关缺位

“我国的风电发展已经从爆发期走向了平稳发展期,现在我们最需要的不是装机容量,而是风机在二十年寿命内的发电量。”中国资源利用综合委员会、可再生资源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李俊峰一再提醒道,“提高风电设备的可靠性,成为服务到位的产业是最为紧迫的任务。”

在其《2008年中国发展报告》中,李俊峰用不小的篇幅介绍了国外的标准体系,认为建立技术标准和开展产品检测认证是保障风电设备质量的有效手段,并呼吁建立健全我国的标准和认证体系。

而在谈及中国市场的风电发展时,安信诚也再次强调了建立标准的重要性。早在去年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安信诚便表示,中国在风机运行方面没有非常正式的相关标准,建议中国风电行业建立起统一的包括设计、制造等方面的一系列标准。“尤其是迅速发展的中国风电市场,更迫切地需要建立行业标准。一旦有了标准,风电行业才会以更快的速度成熟,也只有实现整个行业的标准化,才能开发、制造出可靠、满足可持续发展要求的风机。”

他还补充说,应该有一个统一的关于风机及其零部件标准的认证,“这种认证必须使得风机和零部件能够保证其使用寿命达到20年之久。必须使得设计制造的程序透明化、可控化,这样才能实现标准的流程,否则如果70家公司有70个不同的标准就很难做了。”

此外,他还提及了风电并网标准的建立。安信诚透露,“维斯塔斯已和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国家能源局、国家电网及其他机构和公司开展了密切的合作,正在共同界定中国风电并网的一系列标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