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五大:煤企操控致秦皇岛库存剧降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2日

针对秦皇岛煤炭库存近期剧降至三年来最低点且价格小幅上扬的情况,五大电力集团多位高层向本报记者表示,此为煤炭企业操控市场的行为。

五大集团中一集团副总经理表示,现在秦皇岛5500大卡电煤价格已超过580元/吨,煤炭企业在控制煤炭库存导致秦皇岛库存剧降,价格上扬,这将导致政府加快干涉。“北方港口煤炭主要来自于山西北部、中煤、神华以及内蒙伊泰等大矿,秦皇岛库存的下降与这
些地方和企业的操控有密切关系,山西现在对生产门槛控制十分严苛、内蒙古为了保价也不大量生产,加上中煤和神华的限产,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他说。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亮告诉记者,截至26日,秦皇岛煤炭库存缓升至370万吨,而24日,库存天数仅为6天,是2006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另据数据,4月23日,秦皇岛交易市场5500大卡的煤炭价格报575至585元/吨,6000大卡的煤炭价格报630至640元/吨,比上个月上涨15元左右。

电煤谈判已僵持至4月底,超出原先心理预期,如果说有什么新情况,那就是各方都在期许政府出面强有力的干涉,压力现在已经移至发改委身上。尽管发改委此前承诺不干预市场行为,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体制内问题在体制内解决似乎也合情合理。

以上那位副总经理表示,前一段听说了4%的电煤上涨方案,但一直未见发改委下来协调。另一位电力集团的燃料公司负责人直言:“政府始终担心各方反应,不逼到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动手的,历来如此。但是,矛盾的突出会影响下一步走向,如果没有一个协调结果,今年迎峰度夏将面临大问题。”

业内一知名券商分析师指出,目前来看电厂也不缺煤,秦皇岛库存降一点升一点影响不大,现在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都不着急,问题就这么拖着。现在是煤企和电企都下不来台,煤企肚里也知下游需求不可能快速复苏,各方都期望发改委出面干涉。“下游用电需求复苏会较慢,煤炭资源是够的,新疆、内蒙煤炭储量巨大,供大于求不可扭转,即使在现下大力限产保价的情况下,市场煤价也不过如此,一旦煤炭产量释放,价格走势必然趋低。”他说。“现在问题的症结仍然在于山西的大力限产,现在的怪现象是山西的电厂居然要到内蒙和陕西去买煤。”

事实上,“发改委已然在采取行动了”,电监会官员近日向记者透露。以上电力集团燃料公司负责人认为,一旦重点合同煤方案协调好了,市场上人为控制煤炭供应的情况将不再有,秦皇岛港将会显示煤炭供应宽松的势头。

多位电力集团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电煤价格如果仅上调4%,绝大部分电厂可以实现扭亏为盈。“当然,山西、内蒙这些地方的坑口电厂除外,这些地方给坑口电厂的上网电价太低了”,以上分析师表示。

此外,对于近日上调上网电价的业内传闻,多位电力集团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不知。国电集团一高层对本报记者说,“我认为再次同步上调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不太可能,尽管CPI已为负数,但是上调电价必然会导致化工、有色、钢铁、建材等耗电大户大大提高成本,在保八压力下,政府不会这样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