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热 催生”山寨”电动车大跃进_新能源汽车网

by admin on 2020年4月8日

董秀斌站在自己花了5000元人民币租来的9平米展位上,一旁是他引以为豪的专利发明——Q宝全折叠电动车。

新能源汽车热 催生”山寨”电动车大跃进

新飞、波导、金华青年、众泰 等纷纷涉足汽车业———

这是在7月16日,北京,2010年北京电动车展。在汽车展会领域,难得还有整车展会在位于北京三元桥附近的老国展举行。看着来去匆匆的参观者,董盼望着在他们中间会出现一位伯乐,把他和他的发明带出迷途,带向产业化。

2011-06-14作者:孟为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董秀斌站在自己花了5000元人民币租来的9平米展位上,一旁是他引以为豪的专利发明——Q宝全折叠电动车。

这是在7月16日,北京,2010年北京电动车展
。在汽车展会领域,难得还有整车展会在位于北京三元桥附近的老国展举行。看着来去匆匆的参观者,董盼望着在他们中间会出现一位伯乐,把他和他的发明带出迷途,带向产业化。

但是两天的展会结束后,董秀斌不得不带着失望离开。

“看的人多,问的人少。”董秀斌向《汽车商业评论》的记者抱怨,他觉得展会的人气不旺,自己的展位也过于偏僻。但实际上,那些手里握有大把钞票的风险投资人更看重有实力、有背景的大企业集团的电动汽车项目,像董这样弄出来的小发明压根儿就入不了他们的视野范围。

更何况,董秀斌所拥有的只是这辆车的外观专利。细究起来,Q宝全折叠电动车其实与电动汽车相去甚远,充其量算是一辆带着顶棚的电动自行车。

但董秀斌对此依然执着,认为自己的发明老少皆宜,是解决城市短途出行的最佳解决方案。2010年,他离开了过去供职的摩托车生产企业,准备和朋友一起在北京大兴旧宫镇的红星工业园内筹建属于自己的电动车公司,实现他的造车梦想。

像董秀斌一样渴望借助电动汽车市场机遇实现自己造车梦想的还大有人在,不只是那些个人发明者,还有很多野心勃勃的企业集团。

这股热浪早在夏天进入之前就已经充斥在整个行业。走进电动车展的会场,你就会感受到人们对造电动汽车的狂热。万得、富平、雅西、鸿马,这些汽车品牌恐怕大多数人都不曾听过。波导或许耳熟能详,但你一定会先把它和手机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汽车。

坐落在无锡市洛社镇雅西村的雅西电动车有限公司原本只是一家拥有千名员工的电动摩托车生产企业,就是因为“电动”两个字让公司也打起了新能源汽车的主意。展会上,这家企业带来了两款电动汽车,并给它们起了两个颇具浪漫色彩的名字“雅西公主”和“城市漫步者(002351,股吧)”。

它宣称,这两款电动汽车一次充电后续航里程可达130公里以上,百公里耗电量为8-10度,电池寿命2年以上。但最高车速仅为50公里/小时则让人在汽车的外表下又看到了电动摩托车的影子。

辽宁锦州的万得集团还算和汽车有些渊源,它是一家从事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旗下产品包括安全气囊、方向盘、安全带、气门、减震器、弹簧、空气弹簧等等。2010年,看着各地兴起的新能源造车运动,万得集团也变得蠢蠢欲动。

现在,万得集团宣称旗下拥有多款电动轿车、电动城市物流车、电动出租车和电动公交车产品,车辆续航里程可达100-150公里。但他们的路线与大企业集团不同,受到制造能力的限制和控制成本的考虑,他们只生产低速电动汽车,最高时速为60公里。

波导科技公司也因为电动汽车而再次燃起了进军汽车行业的希望。作为着名手机品牌生产企业波导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其在2003年和2006年曾两次试图进入汽车业,但均以流产而告终。

2003年10月,波导科技公司通过收购了无锡威孚和无锡水星持有的南汽集团旗下的无锡车身公司58%的股权,成为控股方,由此宣布进军汽车业,但很快便因为和南汽集团的分歧使得二者分道扬镳。

2006年,波导科技公司开始与长丰集团合作,2008年,合资公司首款轿车琪菱下线上市,但因为产品缺陷和金融危机的冲击,使得产品销路不佳,最终在2009年再次折戟。

但2006年,波导科技公司收购的宁波神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成为了它们埋在汽车行业的一颗种子。当国家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科技部、财政部组织新能源汽车试点后,波导科技公司又一次有了造车的冲动。展会上,其研发的EV系列电驱动城市客车亮相公众,它们希望能够在率先试验新能源汽车的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中找到一条出路。

这些汽车行业的门外汉或来自电动自行车行业,或来自汽车零部件领域,或两手空空,凭的只是一阵冲动。它们因为电动汽车而聚集在一起,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在热得发烫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捞点什么。

如果不是东风跟随襄樊市政府将新能源汽车集体亮相,这里将会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山寨”电动汽车大聚会。

看好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这些企业进军电动汽车的主要动机,而坚定它们走下去的还有政府的不冷静。

当新能源汽车成为国家鼓励和扶持的方向,各地对新能源汽车的跑马圈地就拉开了大幕。不论当地是否有汽车制造企业,政府都希望能够扶持起一个能够生产新能源汽车的本地企业,哪怕它的产品不成熟甚至低端。在他们看来,在新能源汽车被中央越来越重视的时候,谁要是没有新能源汽车谁就不硬气。

于是我们看到,在山东济宁、兖州地区,政府默许没有机动车牌照的富平电动车安然上路。在锦州,万得集团的20辆电动出租车被允许作为示范项目在城市内运营,在河南安阳临州市,过去生产电动高尔夫球车,现在生产增程型电动公交车的鸿马汽车被当地公交公司采购,用于城区内的公交运输。

一场“山寨”电动汽车的大跃进就这样展开。但在这些山寨生产企业的心中,它们还有一个渴望,新能源汽车的准生证。

显然,政府不可能放松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管理,它们也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很难达到获取准生证的资格。它们把希望寄托在学界,希望能够通过学界来呼吁国家发展低速电动汽车,为山寨电动汽车正名。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个由学界主办的电动车展会上,我们看到了如此多“山寨”的身影。

近日,其他行业的企业进军汽车业的新闻接连不断:新飞要建专用汽车工业园,波导试图再次联手南汽,金华青年终获汽车准生证,众泰由零部件转而造整车……其他行业的造车冲动再一次集中爆发。

但是两天的展会结束后,董秀斌不得不带着失望离开。

●新飞、波导再次试水造车

“看的人多,问的人少。”董秀斌向《汽车商业评论》的记者抱怨,他觉得展会的人气不旺,自己的展位也过于偏僻。但实际上,那些手里握有大把钞票的风险投资人更看重有实力、有背景的大企业集团的电动汽车项目,像董这样弄出来的小发明压根儿就入不了他们的视野范围。

以冰箱起家的新飞集团涉足汽车业也有两三年了,但只是局限在冷藏车领域,在汽车界基本没什么影响。但不甘寂寞的新飞这次要动真格的了。

更何况,董秀斌所拥有的只是这辆车的外观专利。细究起来,Q宝全折叠电动车其实与电动汽车相去甚远,充其量算是一辆带着顶棚的电动自行车。

3月17日,新飞集团专用汽车工业园在河南新乡市开发区正式开始建设。该项目计划总投资10亿元,其中一期工程计划投资3亿元,年产专用汽车1万辆,计划2007年年底建成;二期工程计划投资7亿元,年产专用汽车3万辆,计划2010年建成。新飞如此投入,在市场空间并不大的专用车领域,的确是大手笔。

但董秀斌对此依然执着,认为自己的发明老少皆宜,是解决城市短途出行的最佳解决方案。2010年,他离开了过去供职的摩托车生产企业,准备和朋友一起在北京大兴旧宫镇的红星工业园内筹建属于自己的电动车公司,实现他的造车梦想。

有意思的是,另一家电巨头波导在第一次进军汽车业受挫后,又一次想借机再圆造车梦。

像董秀斌一样渴望借助电动汽车市场机遇实现自己造车梦想的还大有人在,不只是那些个人发明者,还有很多野心勃勃的企业集团。

2003年10月,波导受让无锡威孚、无锡水星58%股份,成为无锡车身公司的控股方,正式入主南汽无锡车身厂。当时双方约定:权限分开,南汽负责汽车生产,波导负责销售。南汽方面投产英格尔的改款车型新雅途为新公司开道。但是2004年汽车产业遭遇“寒冬”让波导和南汽合作造车出师不利,不到一年时间,波导未等新雅途上市站稳脚跟就撤出了南汽无锡车身厂。

这股热浪早在夏天进入之前就已经充斥在整个行业。走进电动车展的会场,你就会感受到人们对造电动汽车的狂热。万得、富平、雅西、鸿马,这些汽车品牌恐怕大多数人都不曾听过。波导或许耳熟能详,但你一定会先把它和手机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汽车。

执意要造汽车的波导又另起炉灶。2005年4月,波导科技与香港晨兴集团合资成立发动机公司,在浙江奉化欲建设一个发动机厂,但是却未能通过主管部门的审批。无奈之下,波导于2005年底又收购了“横店集团神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进军轿车制造的过渡,可是又赶上国家严控“借壳造车”,波导汽车一时还是无法出笼。这时候,波导又想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南汽集团。

坐落在无锡市洛社镇雅西村的雅西电动车有限公司原本只是一家拥有千名员工的电动摩托车生产企业,就是因为“电动”两个字让公司也打起了新能源汽车的主意。展会上,这家企业带来了两款电动汽车,并给它们起了两个颇具浪漫色彩的名字“雅西公主”和“城市漫步者(002351,股吧)”。

●青年、众泰也想分一杯羹

它宣称,这两款电动汽车一次充电后续航里程可达130公里以上,百公里耗电量为8-10度,电池寿命2年以上。但最高车速仅为50公里/小时则让人在汽车的外表下又看到了电动摩托车的影子。

相对于新飞、波导这些家电巨头,金华青年还名不见经传。金华青年集团董事长庞青年与汽车界名人李书福是同乡,同出生于浙江台州。2000年,庞青年接管了经营不善的金华北方福来车辆有限公司,在它的基础上组建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引进德国尼奥曼集团的技术,生产豪华客车,没想到一炮打响,2003年,“尼奥普兰”青年牌豪华客车已占据全国50%以上的市场份额,一跃成为国内豪华客车市场的龙头。

辽宁锦州的万得集团还算和汽车有些渊源,它是一家从事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旗下产品包括安全气囊、方向盘、安全带、气门、减震器、弹簧、空气弹簧等等。2010年,看着各地兴起的新能源造车运动,万得集团也变得蠢蠢欲动。

初次试水汽车就尝到甜头的庞青年胃口更大,再次向重卡领域发起了冲击。2004年,金华青年集团成为德国MAN集团在中国惟一全面整体合作的战略合作伙伴,拥有了MAN卡车在中国的独享权,并可使用MAN集团的标志和商标。然而让庞青年郁闷的是,国家有关部门对于这个合作项目一直未批准。直到今年3月底,金华青年的重卡项目正式上了国家发改委“公告”,金华重卡项目终于有了“准生证”。庞青年计划投产30万元左右的高端重卡,金华青年将会在德国MAN的平台上采用国内可靠的高端总成打造产品,今年的销售目标是600辆至800辆。

现在,万得集团宣称旗下拥有多款电动轿车、电动城市物流车、电动出租车和电动公交车产品,车辆续航里程可达100-150公里。但他们的路线与大企业集团不同,受到制造能力的限制和控制成本的考虑,他们只生产低速电动汽车,最高时速为60公里。

而另一个想造汽车的众泰集团则来自于有“中国五金之都”之称的浙江永康。

波导科技公司也因为电动汽车而再次燃起了进军汽车行业的希望。作为着名手机品牌生产企业波导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其在2003年和2006年曾两次试图进入汽车业,但均以流产而告终。

众泰是一家以汽车模具和汽车大型覆盖件等为核心业务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总资产20多亿元。现为昌河、长安、江淮、南京菲亚特等多家汽车整车厂配套,具有汽车模具800余套、汽车仪表和汽车钣金件各25万套的生产能力。2005年,众泰集团斥资15亿元投身汽车整车制造业,目前浙江众泰汽车已拥有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汽车工艺生产线和整车动态性能检测线,设计规模为10万辆。今年1月10日,众泰汽车的第一款城市休闲SUV-众泰2008正式下线,到4月份,众泰2008已销售了2000多辆。

2003年10月,波导科技公司通过收购了无锡威孚和无锡水星持有的南汽集团旗下的无锡车身公司58%的股权,成为控股方,由此宣布进军汽车业,但很快便因为和南汽集团的分歧使得二者分道扬镳。

据知情人士透露,众泰的这款小型车外形与丰田特锐酷似,它是众泰从台湾购进的一条特锐生产线,再加上从航天三菱购进的1.6L排量DA4G18发动机匹配而成。特锐两年前上市的价格高达13万元,可因销售不佳已暂时停产。而众泰2008不仅马力比特锐增大,而且价格只有5.99万元,因此有一定的性价比优势。但是由于众泰毫无品牌知名度,在发达地区这款车还是不被认可。所以尽管众泰集团发豪言要年产2万辆,但是要完成这个目标却并非易事。

2006年,波导科技公司开始与长丰集团合作,2008年,合资公司首款轿车琪菱下线上市,但因为产品缺陷和金融危机的冲击,使得产品销路不佳,最终在2009年再次折戟。

●产能过剩为何还执意造车?

但2006年,波导科技公司收购的宁波神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成为了它们埋在汽车行业的一颗种子。当国家鼓励新能源汽车发展,科技部、财政部组织新能源汽车试点后,波导科技公司又一次有了造车的冲动。展会上,其研发的EV系列电驱动城市客车亮相公众,它们希望能够在率先试验新能源汽车的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中找到一条出路。

对熟悉汽车业的人,对于2002年开始掀起的第一轮“外行”造车热潮还记忆犹新。

这些汽车行业的门外汉或来自电动自行车行业,或来自汽车零部件领域,或两手空空,凭的只是一阵冲动。它们因为电动汽车而聚集在一起,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在热得发烫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捞点什么。

自2002年以来,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非常规速度发展,家电业甚至烟酒行业都以前所未有的热情进入汽车制造业。如江苏春兰、宁波波导、广东美的、河南新飞、宁波奥克斯、深圳比亚迪、云南红塔、四川五粮液等等。但是这些企业大多雷声大,雨点小,只有比亚迪收购秦川后逐渐在汽车界占稳了脚跟。然而随着奥克斯“造车梦”的破灭,业界内外普遍对其他行业进入汽车业提出了质疑。国家有关部门也对其他行业“借壳造车”的行为提高了警惕,在新的汽车产业政策中,对进入汽车行业有了严格的门槛准入条件,外行造车暂时进入低潮。

如果不是东风跟随襄樊市政府将新能源汽车集体亮相,这里将会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山寨”电动汽车大聚会。

然而,资本的意志总是追逐最大利润而动,汽车行业相对较高的利润还是让一些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难以割舍。根据家电业专业人士的统计,虽然目前汽车行业存在部分产能过剩的问题,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但汽车的平均利润率还是远高于家电产品。家电行业的专家甚至提出,汽车行业的平均利润率比家电业高出3倍以上。而像波导这样的家电巨头在去年甚至出现了数亿元的巨额亏损,因此波导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进入汽车业,其动机也就不难理解了。

看好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这些企业进军电动汽车的主要动机,而坚定它们走下去的还有政府的不冷静。

有业内人士认为,近期频有企业进入汽车行业是国家对汽车行业的管理政策有松动的迹象。即将出台的《中国汽车产业“十一五”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在“十一五”期间形成国有、民营及中外合资企业协调发展的产业格局。而在前几个汽车产业五年计划中,民营的字样从未出现过。这次将民营企业列入到汽车产业发展的组织格局中,这是政策导向上的一个转变,表明国家对各种资本将采取一视同仁的原则,肯定了产业资本多元化与协调发展的积极作用。正是这种政策上的变化,才使得力帆、金华青年等民营企业能在国家要调整汽车行业产能过剩的当口上拿到汽车的生产许可证。

当新能源汽车成为国家鼓励和扶持的方向,各地对新能源汽车的跑马圈地就拉开了大幕。不论当地是否有汽车制造企业,政府都希望能够扶持起一个能够生产新能源汽车的本地企业,哪怕它的产品不成熟甚至低端。在他们看来,在新能源汽车被中央越来越重视的时候,谁要是没有新能源汽车谁就不硬气。

但是汽车界人士指出,虽然国家的宏观政策有所松动,但是汽车市场的竞争却在加剧,目前的市场形势与2003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不仅合资品牌的汽车越来越便宜,而且奇瑞、吉利等先行一步的自主品牌也日渐羽翼丰满,竞争力今非昔比。因此,青年、众泰这些新进入的企业将面临左右夹攻的局面,生存的处境将非常艰难。

于是我们看到,在山东济宁、兖州地区,政府默许没有机动车牌照的富平电动车安然上路。在锦州,万得集团的20辆电动出租车被允许作为示范项目在城市内运营,在河南安阳临州市,过去生产电动高尔夫球车,现在生产增程型电动公交车的鸿马汽车被当地公交公司采购,用于城区内的公交运输。

一场“山寨”电动汽车的大跃进就这样展开。但在这些山寨生产企业的心中,它们还有一个渴望,新能源汽车的准生证。

显然,政府不可能放松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管理,它们也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很难达到获取准生证的资格。它们把希望寄托在学界,希望能够通过学界来呼吁国家发展低速电动汽车,为山寨电动汽车正名。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个由学界主办的电动车展会上,我们看到了如此多“山寨”的身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