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温州出租车经营权价格大跳水 一年下跌近五成

by admin on 2020年3月30日

任华抬头看看交通灯,马上就变红灯了,他急踩油门,车子冲了过去,真是运气,他连连庆幸。

资料图片 陈侄辉 摄

“跑快点,希望今天能多赚点”。任华在温州市区开了5年多出租车,5月25日这天,他赚了380元钱,给公司付了180元管理费和100多元的燃油费,剩下100元才进自己腰包。

出租车权证的价格有升有降

为了解决交通难题,温州市去年投入了350辆以服务为主的公营性质的出租车。任华原以为能缓一口气,结果发现,偏高的“班费”令他却步。

我市的出租车权证由于历史的原因有其特殊性,1998年,我市在出租车经营体制领域率先实行市场化、私有化改革:投标拍卖,经营证彻底买断,永久使用。

记者了解到,这350辆公营性质的出租车分别归在6家公司旗下,司机每天上交300元班费,而这些出租车的运营成本可能还不到100元。有人说,今年以来出租车经营权转让费暴跌一半以上,跟这350辆所谓的服务性质的出租车投入运营不无关系。由于客源相对稳定,车多了就意味着每辆车的收入减少了,愿意开出租车的人越来越少,新增车辆冲击了私营化的司机资源。

当时,政府首批放出300辆车标底是20万元,结果平均每辆中标价为68万元。随后几年,出租车经营权证一路飚升,出租车权证交易价格连翻跟斗,2007年5月曾经达到142万元一个的价格。随后的几年时间,出租车经营权证交易价格在125万元左右波动。去年开始,渐渐地又开始新一轮的变动。

经营权价格暴跌

记者近日走访了市区龟湖路几家出租车权证转让的介绍所。据了解,去年11月经营权证价格84万元一个,12月初,一些人看到觉得是个投资的机会,纷纷去购,而后出租车经营权证价格有所回弹,回弹到90万元左右;没过10多天,价格下滑,维持在80万元至83万元一辆出租车之间。

“最近一次交易价为58万元。”温州市区的何阿贵一直关注出租车经营权价格的变动。去年,他花120万元买了辆出租车的经营权,夫妻俩轮换着开。不曾想,出租车经营权证交易价格如自由落体般,以每月七八万元的幅度暴跌,最近一次更是跌破60万元。

市区50多岁的李师傅,他经营出租车已有10多年,出租车过去曾经为他挣了一些钱。他说自己最近常常被老伴抱怨。他叹惜道:前年上半年,我把一套近百平米的老房子给卖掉了,再添进去30万元,花127万元购买了一辆出租车,没想到房价天天在涨,可出租车却日日在跌。这一进一出,不知亏了多少钱。

温州市出租车转让费早在1998年时就超过了60万元。当年,温州市政府对300辆车进行招投标,每辆车经营权转让费的成交均价为68.8万元。

温州的出租车经营权证,最高时曾飙升到142万元一个,不过自去年以来,变动特别明显,日前的一个交易价格是80万元一个。出租车经营权证交易如此剧变?记者走访了一些车主、司机、承包者等。

这期间,经营权价格一路“高歌猛进”,2007年,更拍出了142万元天价。随后几年里,出租车经营权证交易价格在125万元左右波动。

■本报记者 吴智勇

除了车主,暴跌也苦了出租车承包人。

目前,我市的出租车一般交班时间是下午5时和下午5时30分,根据车的颜色来分交班时间。
在温州开车10多年的安徽籍司机王某说,原先在温州开出租车一年赚五六万元没有问题,如今一年只赚三四万元,油价一路上涨和道路的拥堵,出租车越来越难开了。一些司机每开一个班除去加油之外和上缴租金外,大约有100元至200元的报酬。

老林去年10月份以8700元的月承包费从车主那里承包了30多辆出租车,承包期为6年。当时转包给司机的日租金约400元,算上保险、税费等3000多元的经营成本,一台车每月稳赚1000元。

一些出租车介绍所有关负责人说,前些年,司机等着找出租车,如今出租车在等着找司机,出租车司机越来越难找。

按目前行情,每辆出租车的日租金大幅下降,每月亏损6万元左右。据老林说,有一位姓陈的承包人租了近300辆车,每个月的亏损在五六十万。

最近市区的交通越来越堵,而交警对出租车违章的管理力度在加强,使得不少出租车驾驶员的分数不够扣,一些被扣了只乘下1分至3分的司机都不敢开车,因为他们一旦再次违章被扣分,就面临着要去重新考试。特别是白班的司机更是难招。

由于承包人和车主签订的合约一般为五六年,车主要求按当初的合约进行支付。有承包人无力履行合约,陆续被车主告上法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光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陈一来接手的类似案件就有26起。

从事出租车行业多年的董先生说,现在本地人开出租车已经很少,都是外地人,司机难招还有一个原因是,过去内地经济不发达,他们就跑到温州来谋生,现在他们在自己家乡开出租车,每个月也能赚上2000来元,比起到温州费用就少了很多,所以,他们宁愿在家乡开车,也不愿到外地去打工。再加上春节将近,一些务工者在外辛苦工作了一年,也想早点回老家过年。

“承包人要求解除或变更合同,车主却不同意。”温州市出租车协会常务副会长焦小春说,这段时间,他分别与承包人代表和车主代表沟通过了,分歧仍然很大。

350辆。虽然出租车增加了,但是还是难以满足市民的需求。最近,在市区晚高峰时依然是很难打到出租车。

焦小春认为,出租车经营权证交易价格暴跌的原因是司机缺口大。

有关人士分析,我市出租车市场通过投放运力和一系列的整顿措施,的确拦住了只炒不开的一批投资客。

“前些年,司机等着找出租车,如今,却是出租车找司机。”温州龟湖路一家出租车介绍所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贷款困难也是造成出租车经营权证价格走低的原因之一。今年银行收紧信贷,温州市各大银行都不再受理出租车权证抵押贷款业务。

油价上涨、司机难找也使车价下降

有人说,经营权证交易价格暴跌也与新增加的350辆出租车有关。

近几年来,国内油价在持续上涨。开了10多年出租车的蒋师傅说:2005年,90号汽油每升才3.5元,如今90号汽油每升要6.32元,几乎是翻了一翻。那时坐一趟出租车的起步价是10元,虽然现在是10元加1元的燃油费,但是开出租车的成本在加大,从而就影响到车价。

经营权证变投资工具

一些出租车承包人也放弃了出租车的承包,原先一些人打起出租车二包三包的注意,把车主每辆车每月8000元至9000元承包来后,出租给其他人,一天能收取近400元租金,每月有1.2万元的收入,减去租金,每月还赚3000元,再除去保险、修理等其他费用,一辆车大约还有1000多元的利润。而如今承包人的利润受到了影响,一些人放弃了承包出租车。

据统计,目前整个温州市区共有3679辆出租车,其中350辆是去年新增的,占了原有出租车数量的10%。

现在的价格是高了还是低了?

十多年来,温州市区的出租车一直保持在3329辆。随着城区面积扩大和人口的增加,对出租车的需求也不断增长。有关部门曾委托专业评机构对市区出租车运力需求情况进行了专项测算。测算显示,2009年,市区出租车空驶率为17.5%,出租车有效里程使用率为71.7%。该评估机构称,空驶率保持在30%~40%较为合理。

那么现在出租车的经营权价格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接受采访的有关人士均表示不太好说,因为温州的出租车与其他城市无可比性,温州的出租车经营权证是永久性的,而其他城市大都是有使用年限的。温州出租车经营权证的价格就如同股票一样,有牛市,也有熊市,炒的人多时,肯定会涨,炒的人少时,肯定会跌。

测算结果出来后,曾召开了一次听证会。一位参加了听证会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当时测算出租车运力缺口为959~1615辆,供求矛盾突出。温州市决定分三批投放出租车,首批投放350辆。

不过,相对于经营权价格,市民更关心的是出租车行业的服务质量。一名姓张的乘客说,出租车是服务行业,有关部门应该加强管理,提高温州出租车的档次和服务质量,让其更好地服务大众。

温州出租车经营权私有化要追溯到11年前。1998~2000年期间,温州市先后通过经营权拍卖和买断两种方式,加快了市区出租车行业的私有化进程,同时实行出租车经营权终身制。

平时经常乘坐出租车的温州大学老师卓高生对记者说:相对其他城市而言,温州出租车的状况不是很好。比如有的司机在开车时,还抽着烟;有的总是匆匆忙忙显得特别急躁;文明用语就更不用谈了,整体素质特别是司机的文明素养有待提高。

焦小春告诉记者,目前温州当地多数出租车的经营权归个人所有,出租汽车经营体制为“挂靠企业,个人经营”。

贷款困难降低出租车的投资收益

“温州的出租车经营权证可以是终身制的,可以转让,可以继承。”焦小春说,“上世纪90年代,国内出租车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上海的国有模式,一种是温州的私有模式。”

市区龟湖路一家出租车介绍所程先生告诉记者说,贷款困难也是造成出租车经营权证价格走低的原因之一,最近以来,银行不再办理权证的贷款业务。记者经向中国工商银行温州市中支行信贷科咨询,对方说,去年国家多次提高银行准备金,收紧信贷,而2011年的放贷额度很少,温州市各大银行都不再受理出租车权证抵押贷款业务。

因为出租车经营权证可以转让,温州当地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产业平台。市区龟湖路集中了数家中介门店,这些中介可以介绍司机,也可以介绍出租车。

新车投放对经营权价格的影响

“2000年之后,出租车经营权证变成了投资工具。”焦小春称。出租车的运营模式演变为出租车承包人通过中介,批量从车主处承包出租车,再通过中介转包给司机,车主收取租金,车子由承包人打理。

10多年以来,温州市区的出租车一直保持在3329辆,随着城区面积与人口的不断扩大,需求也在不断地增加,原有出租车数量已难以满足市民出行的需求。前几年,有关部门曾委托专业机构对市区出租车运力需求情况进行专项测算。2009年市区出租车空驶率为17.5%,出租车有效里程使用率为71.7%,出租车运力缺口为959辆至1615辆,供求矛盾突出,难以满足市民出行。

一时间,利益驱动了大量温州人炒作出租车价格。

去年2月,温州市在相隔12年之后决定新增出租车

对于个体经营模式带来的弊端,温州市出租车协会在一份实施方案中如此描述:“个体经营模式一度被推崇为出租车行业改革的典范,但随着全面市场化运作后,由于3000多辆出租车的产权、经营权和营运权是在个体经济下的高度统一,加之长期以来政府对出租车实行总量控制和运价管制政策,从而形成了出租车车主、承包中介等特殊利益群体及多层利益关系,普遍存在压榨一线司机的现象,导致个体经营模式的弊端日益显现。”

个体模式下,出租车经营权证价格的攀升迫使车主不断提高承包费,承包人再转嫁给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不堪重负,以至于2009年温州市区出现大批出租车司机停运事件。

另一种暴利?

此种背景下,新的模式应运而生。

温州市决定采取招标的方式,新增出租车350辆。出租车由企业全资购买、经营,经营权期限5年,不再买断,到期后由政府无偿收回;中标企业每辆车每年仅需缴纳有偿使用费1.5万元。

最后中标的企业有6家,包括2家国企和4家民企。

“以为春天来了,但中标企业要求出租车司机交给他们的日租金一点都不比私营的时候低,甚至还高点。”开了15年出租车的张友告诉记者,“简直是暴利”。

张友说,温州市将这批出租车定为服务公营性质。但这些中标企业要求旗下出租车每天需上交300元班费,“白班135元,晚班165元。”

张友给记者算了笔账。企业购置的每辆车成本从9万~11万元不等,假设平均一辆车10万元,经营5年每年分摊2万元,加上每年1.5万元使用费,算下来,一天的成本不足100元。“每辆车每天交200元的话,350辆车每天就是7万元,一年就有2550多万元,5年下来近2亿元”。张友说。

温州长运集团是中标车辆最多的公司,有135辆。对于“暴利”的质疑,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实际到账的班费只有250多元,“相当于85折”,但这样下来,一年也有800多万元的收入。

该公司有关负责人讳莫如深,只是解释,因为建出租车服务区、食堂等费用支出,“毕竟是企业,必须在保本以上经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