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机械行业正在拉开重新洗牌的大幕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8日

2008年新年伊始,工程机械行业连续爆出龙头企业股权发生变化的消息,其中涉及到诸如卡特彼勒、马尼托瓦克、徐工、柳工、中联重科、山工、山推等一批国内外知名企业。龙头企业的股权变化必将导致我国工程机械行业格局出现重大改变。
走出合资迷局国内企业自谋出路代表企业:徐工
一直以来,徐工都是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备受瞩目的大型企业之一,然而近年来,其原有体制已经不适应新的市场形势,成为制约其发展的瓶颈。为此,徐工一直在谋求体制上的改变。2005年,徐工就曾希望引进凯雷基金,帮助自身走出体制困境。但由于种种原因,国家有关部门还未批准此次引资。
改制,依旧是徐工头等大事。前不久,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向外界透露,徐工已正式决定从卡特彼勒有限公司退出,并计划进军挖掘机和重卡领域。此言一出,业内振奋。
我国工程机械企业与外方合资的最初几个案例,由于没有经验,总体上来说是“与狼共舞”,不少企业都栽了跟头。但徐工与卡特彼勒的合作给外界的感觉似乎一直不错,可事实并非如此。
1995年,徐工集团与卡特彼勒共同投资8200万美元、以4∶6的股份比例成立合资公司———卡特彼勒有限公司。随着近几年的增资扩股,徐工持有的股份比重下降至15.87%,每年仅能够分得几千万利润。不仅合资企业份额被压缩,徐工“市场换技术”的初衷也未能实现。王民说,徐工决定将所持股份全部转让给卡特彼勒,自身寻求新的发展。
目前挖掘机市场形势一片大好,许多原本不生产挖掘机的企业都在试图进入挖掘机市场,徐工也不例外。据王民透露,徐工即将成立自己的挖掘机公司,新公司注册资本金暂定5000万元,首期投资2亿元,目前已经开始办理相关手续。
徐工关注的另一个市场是重卡市场。然而徐工本身并不具备重卡生产资格,所以其打算通过收购相关企业,弥补空白。据了解,目前徐工正在与一家国内有重卡资格、经营状况不太好的企业接触,预计今年内将完成收购。至于是哪家企业,徐工尚未公布。
改变原有状况,以自身之力谋求新发展。徐工在这方面为别的未能达到合资初衷的,特别是一些有可能被外资“恶意并购”的企业提供了一个范例。
入主中国企业外资来势汹汹代表企业:卡特彼勒、马尼托瓦克
和徐工与卡特彼勒“分手”不同,山东山工机械有限公司则一直在寻求与卡特彼勒更深层次的合作机会。今年2月,经商务部和山东省政府批准,卡特彼勒正式收购山工剩下的60%的股份。至此,卡特彼勒正式完成对山工的完全并购。
2005年3月,卡特彼勒出资约180万元收购山工40%的股份,其中包括20%的国有股份,随后双方成立合资的山东山工机械有限公司。依据双方合约,卡特彼勒有权在未来3年内收购剩余60%股份。今年,此次收购行为终于落下帷幕。全资收购山工,卡特彼勒将借助山工在国内市场成熟的销售经验和服务网络,为其在中国的装载机业务拓展奠定基础。
众所周知,山东是我国工程机械大省,山工、临工、山推、福田雷沃重工等企业在行业内均是一流的企业。山工董事长王春泉说,“如果没有与卡特彼勒的合作,或许山工还生活在同省兄弟山东临工、山推股份的光芒之下。”山工希望借此机会获得巨额资金,引入先进工艺和生产技术,并通过将品牌纳入卡特彼勒体系中,打开国际市场。
今年另一起引人注目的外资注资中国企业的案例发生在4月份,美国马尼托瓦克起重集团收购山东泰安东岳重工有限公司50%的股权并成立合资企业。这是马尼托瓦克进入中国市场十年来第一起直接面向中国企业的并购。
马尼托瓦克是现在全球最大的起重机公司,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2001年,其通过收购法国波坦公司,拥有了波坦在张家港组建的张家港波坦建筑机械有限公司,拥有了其第一家在中国境内的工厂。2006年,马尼托瓦克在张家港投资建设了第二家工厂。
东岳重工曾一度是我国第四大起重机生产企业,其主导产品是8~50吨的移动式起重机及汽车起重机。但目前市场需求正向中大吨位转移,国际上已经研制出1500吨的起重机,东岳重工的优势逐渐减弱,其也非常希望通过改制的方式获得发展机会。
收购东岳重工后,马尼托瓦克将采用其经营张家港工厂的模式,从技术改造入手,帮助东岳重工达到国际的技术水平,并开发大吨位的汽车起重机。成熟之后将把东岳重工的产品纳入其全球的销售网络。
起重机行业由于受国家汽车产业政策的规定限制,外资的投资比例不得超过50%,但这并不妨碍外资对于这个行业的并购热情。2002年,北京起重机厂与日本多野田合资成立了北起多田野起重机有限公司,成为外资进入国内起重机行业的第一例;2006年4月,当时国内第三大的起重机企业四川长江起重机有限责任公司50%的股权被特雷克斯收购;中联重科在收购湖南浦沅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后,也曾传出与外资合作的消息。
由于在资金方面占有优势,外资企业并购中国企业多是直接将目标锁定在行业的龙头企业,这是他们打开中国市场最为快捷也是最保险的方式。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如何充分利用外方的技术、管理优势及其海外销售网络,是其能否在合资过程中取得进步的关键。
布局新产品国内企业并购成焦点代表企业:柳工、中联重科、山推
今年2月22日,柳工股份公司与蚌埠振冲安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签订了协议,以8957万元的价格收购后者100%股权。3月份,安徽柳工起重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首月便交出月产151台、销售153台的出色答卷。这是柳工为拓宽其产品线,实现2012年销售收入300亿目标的重要战略举措之一。
此次对安徽柳工的兼并重组只是柳工资本运作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早在2000年,其便开始实施拓宽产品链、布局全国的规划,先后组建江阴柳工道路机械有限公司、上海柳工叉车有限公司、扬州柳工建设机械有限公司、江苏柳工机械有限公司等多家控股、参股及合资企业,并在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地设立子公司。
2007年末,“柳工北部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基地”投资协议在天津市正式签订。
今年最不容忽视的一支收购力量是来自湖南的中联重科。在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中联重科完成了三次规模空前的连续并购。3月26日,中联重科发布公告称,将以3400万元收购陕西新黄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并拟对其增资1.9亿元。4月2日,其再度发布公告,宣布联合弘毅投资(HonyCapital)等共同投资方,将以投标方式收购意大利一家以混凝土设备为主业的机械设备制造公司(CIFA.s.p.a)100%股权(其中中联重科收购份额将占60%)。两日后,其又宣布已与湖南省津市市人民政府、东风汽车公司签订有关意向书,将收购东风汽车旗下的湖南汽车车桥厂。
早在去年夏天,中联重科就表现出对挖掘机市场的浓厚兴趣,此次收购新黄工,不仅可以快速进入挖掘机市场,同时也将拥有进军推土机和装载机等土石方机械领域的机会,对拓宽产品线意义重大。然而与浦沅相比,新黄工资质明显偏差,收购完成后短期内难以有所作为,中联重科增资后首要任务是解决其债务问题,而要进入正常运营阶段,估计公司后续还需有较大投入。
中联重科收购CIFA意义重大,CIFA是全球第三大混凝土机械生产商。如果收购成功,中联重科不仅可以取代三一重工排名混凝土机械行业全球第三位,也将进一步拉近其和世界第一德国普茨迈斯特的差距。此外,中联重科也可利用CIFA现有的销售渠道扩大其在欧洲的市场份额。
山推于5月16日以1500万元收购湖北楚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并在收购完成后,出资3450万元现金对其增资扩股,并将其改制为“山推楚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山推还将以270万元的价格受让泰安新林德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山东锐驰机械有限公司7.71%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山推对锐驰机械的持股比例增至24.4%。山推的两次收购都旨在完善其零配件生产网络,以及完善其战略布局。
国内企业接连不断的收购行为,为行业格局的变化趋势又增添了新的未知数。众多龙头企业股权变化是否宣告了工程机械行业重新洗牌的开始?给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但无论如何,2008年对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来说,都将是不平静的一年。

澳门新蒲京官网网址,工程机械格局生变

//www.lmjx.net 2008-8-4 9:20:01 中国路面机械网
2008年新年伊始,工程机械行业连续爆出龙头企业股权发生变更的消息,其中涉及到诸如卡特彼勒、马尼托瓦克、徐工、柳工、中联重科、山工、山推等一批国内外知名企业。中国工程机械协会有关人士表示,龙头企业的股权变化必将导致我国工程机械行业格局出现重大改变。
外资来势不减
今年6月,徐工决定将在卡特彼勒有限公司中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卡特彼勒,自己寻求新的发展。1995年,徐工集团与卡特彼勒共同投资8200万美元、以4∶6的股份比例成立合资公司。随着近几年的增资扩股,徐工持有的股份比重下降至15.87%,每年仅能够分得几千万利润。不仅合资企业份额被压缩,徐工“市场换技术”的初衷也未能实现。
和徐工与卡特彼勒“分手”不同,山东山工机械有限公司则一直在寻求与卡特彼勒更深层次的合作机会。今年2月,经商务部和山东省政府批准,卡特彼勒正式收购山工剩下的60%股份。至此,卡特彼勒正式完成对山工的完全并购。业内人士称,卡特彼勒将借助山工在国内市场成熟的销售经验和服务网络,为其在中国的装载机业务拓展奠定基础。
今年4月份,美国马尼托瓦克起重集团收购山东泰安东岳重工有限公司50%的股权并成立合资企业。这是马尼托瓦克进入中国市场十年来第一起直接面向中国企业的并购。
马尼托瓦克是现在全球最大的起重机公司,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而东岳重工曾一度是我国第四大起重机生产企业,主导产品是8-50吨的移动式起重机及汽车起重机。但目前市场需求正向中大吨位转移,国际上已经研制出1500吨的起重机,东岳重工的优势逐渐减弱,其也非常希望通过改制的方式获得发展机会。
据了解,收购东岳重工后,马尼托瓦克将采用其经营张家港工厂的模式,从技术改造入手,帮助东岳重工达到国际的技术水平,并开发大吨位的汽车起重机,成熟之后将把东岳重工的产品纳入其全球的销售网络。
国内并购热潮
在布局新的生产基地方面,中联重科、柳工和山推股份再度成为国内工程机械并购市场上的焦点。
行业龙头中联重科在今年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完成了三次规模空前的连续并购:3月26日,中联重科公告称,将以3400万元收购陕西新黄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并拟对其增资1.9亿元。4月2日,中联再度公告,拟联合弘毅投资等共同投资方,以投标方式收购意大利一家以混凝土设备为主业的机械设备制造公司100%股权。两日后,其又宣布将收购东风汽车旗下的湖南汽车车桥厂。
6月25日,中联重科公告,公司与共同投资方弘毅投资、曼达林基金和高盛集团有限公司合计出资2.71亿欧元,收购意大利CIFA公司100%股权。其中,公司将通过境外公司以1.626亿欧元间接收购CIFA的60%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稳居中国第一大混凝土机械制造商的地位,接近世界第一。
另一家“后起之秀”柳工也不示弱。今年2月22日,柳工以8957万元的价格收购蚌埠振冲安利工程机械有限100%股权。3月份,安徽柳工起重机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首月便交出月产151台、销售153台的出色答卷。2007年末,“柳工北部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基地”投资协议在天津市正式签订。
据了解,此次对安徽柳工的兼并重组只是柳工资本运作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早在2000年,其便开始实施拓宽产品链、布局全国的规划,先后组建江阴柳工道路机械有限公司、上海柳工叉车有限公司、扬州柳工建设机械有限公司、江苏柳工机械有限公司等多家控股、参股及合资企业,并在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地设立子公司。
山推股份则于5月16日以1500万元收购湖北楚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并在收购完成后,出资3450万元现金对其增资扩股,并将其改制为“山推楚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国内企业接连不断的收购行为,为行业格局的变化趋势又增添了新的未知数。众多龙头企业股权变化是否宣告了工程机械行业重新洗牌的开始?给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但无论如何,2008年对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来说,都将是不平静的一年。

走出合资困局的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正在拉开行业重新洗牌的大幕。但是,行业内整合固然重要,产业链的拓展和布局更为关键。
但如今,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并不是一片歌舞升平的局面,由于受到企业规模,尤其是关键核心技术等影响,依然大而不强。国际化程度依然很低,2007年国内工程机械销售额中出口仅占9.1,而日本和韩国则达到66、76。
从分散到集中
“我们现在行业的趋势主要向大型化、系列化方向发展;向多品种、专业化努力。你不大型,企业就会没有发展;你不专业,就会被市场淘汰。”一位机械行业的内部人士说。其实自从2003年以来,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内部就开始了收购联合,到了2007年后情况愈发激烈起来。
2003年中联重科收购浦沅无疑是中国工程机械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一次成功并且意义重大的收购事件。2006~2007年,由于工程行业利润率提高,小企业如雨后春笋迅速成长,行业集中度不升反降,跨国家、跨省市的收购事件成功率也很低,虽然凯雷收购徐工、三一收购徐工都未能成功。但星火燎原之势已起,行业内并购愈演愈烈。
2007年以后,工程机械上市公司的收购活动却悄然兴起。虽然收购标的多是亏损或濒临亏损的小企业,但是在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历史背景下,上市公司通过收购可以完善产品系列、完善区域生产和销售的战略布局,做大销售规模、做强品牌参与国际竞争。因此,虽然收购兼并短期内对公司的业绩贡献不大,但是长期来看有利于工程机械行业的整合和集中度的提高。
2007年3月,龙工宣布收购郑州白云机电,以郑州为中心建立河南龙工。2007年11月,柳工投资20亿元人民币在天津建设柳工北部工程机械研发、制造和出口基地;2008年,柳工收购安徽蚌埠市振冲安利工程机械有限公司进军起重机市场。2008年3月,中联重科收购亏损的陕西新黄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并对其进行增资,进军土石方机械领域。通过收购兼并,中联重科的产品结构进一步优化,从传统的混凝土机械、路面机械拓展到起重机、环保机械,2008年6月宣布对对意大利CIFA公司的收购,中联重科成为中国个跨国工程机械公司。
尽管收购频频,但中国工程机械企业规模依旧普遍偏小,单个企业生产能力较低,产品创新能力不强,企业发展缺乏后劲,从企业规模、产销量、人均产值、人均利润等几个方面来看,与国外企业相比仍具有较大的差距。
来自中国工程机械协会的信息显示,到2007年全国已有工程机械生产企业及科研单位2000余家。然而,世界工程机械巨头卡特彼勒2007年实现销售收入449.58亿美元,实现净利润35.4亿美元。就是说,我国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加起来比不上一个卡特彼勒。即使是中国规模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徐州工程机械集团公司,其销售额也不到美国卡特彼勒公司的10。
尽管如此,经过近几年的收购,中国已经有了形成大型工程机械产业基地的基础。如以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山河智能为代表的湖南工程机械;以徐工、常林、镇江为代表的江苏基地;以广西柳工、玉柴、柳建为代表的广西工程机械;以厦工、龙工为代表的福建工程机械基地等。
国内企业接连不断的收购行为,为行业格局的变化趋势又增添了新的未知数。众多龙头企业的加入是否宣告了工程机械行业重新洗牌的开始?
给出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但无论如何,2008年对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来说,将是不平静的一年。
合资的困局
我国工程机械企业与外方合资的初几个案例,由于没有经验,总体上来说是“与狼共舞”,不少企业都栽了跟头。1995年,徐工集团与卡特彼勒共同投资8200万美元,以4∶6的股份比例成立合资公司—卡特彼勒(徐州)有限公司。随着近几年的增资扩股,徐工持有的股份比重下降至15.87,每年仅能够分得几千万利润。合资企业份额一再被压缩!“我们开始想拿市场换技术,后在发现市场给出去了技术却没有换来。”徐工的一位高层说道。
徐工终决定将卡特彼勒(徐州)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全部转让给卡特彼勒,自身寻求新的发展。“每年这么一点分红,没什么意义。”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表示,目前挖掘机市场形势一片大好,徐工准备成立自己的挖掘机公司,注册资本金暂定5000万元,首期投资2亿元,目前已经开始办理相关手续。改变原有状况,以自身之力谋求新发展。徐工在这方面为别的未能达到合资初衷的,特别是一些有可能被外资“恶意并购”的企业提供了一个案例。
和徐工与卡特彼勒“分手”不同,山东山工机械有限公司则一直在寻求与卡特彼勒更深层次的合作机会。今年2月,经商务部和山东省政府批准,卡特彼勒正式收购山工剩下的60的股份。至此,卡特彼勒正式完成对山工的完全并购。今年另一起引人注目的外资注资中国企业的案例发生在4月份,美国马尼托瓦克起重集团收购山东泰安东岳重工有限公司50的股权并成立合资企业。这是马尼托瓦克进入中国市场十年来起直接面向中国企业的并购。马尼托瓦克是现在大的起重机公司,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
2002年,北京起重机厂与日本多野田合资成立了北起多田野(北京)起重机有限公司,成为外资进入国内起重机行业的例;2006年4月,当时国内第三大的起重机企业四川长江起重机有限责任公司50的股权被特雷克斯收购。与欧美掠食者的形象不同,日本进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比如先无偿赠送几百台机器设备给农业部,让人们接触它的机器,然后做广告,再合资。而按照合资的规定,中方低51,不过很快就会留于形式。
小松山推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是由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与日本小松制作所、住友商事等共同出资,于1995年成立的一家中日合资企业,当时中外股份各占50。得益于宏观经济环境和良好的经营,小松山推成为中国大挖掘机制造厂,一直是山推股份主要的利润来源。然而2002年7月,山推股份被迫向小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转让了“摇钱树”小松山推20股权。因为,小松威胁说有可能另觅其他合作伙伴,重新布点,技术和经营上受制于人的山推股份只能忍痛割爱。终小松以70的股权控股小松山推。
由于在资金技术方面占有优势,欧美企业并购中国企业多是直接将目标锁定在行业的龙头企业,这是他们打开中国市场为快捷也是保险的方式。而日本企业通常利用销售和流通领域的巨大控制力,精耕细作的蚕食市场。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如何充分利用外方的技术、管理优势及其销售网络,是其能否在合资过程中取得进步的关键。
零部件瓶颈急待突破
不可否认,工程机械行业是高利润行业,特别是混凝土机械、履带式起重机和路面机械等高附加值的产品行业平均销售净利润率高达到7.9。但这样的利润率是得益于“中国组装”的成本优势,由于关键技术零部件自己难以生产,目前行业接近70的利润被进口零部件吃掉。
作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徐工2007年出口创汇5亿美元,而购买国外零部件就花费了20亿元人民币,购买外国零部件占了利润的70-80。中联重科的环卫机械、混凝土机械、移动式起重机等主要产品都占国内市场30以上的比例,但中联重科部分产品中进口件成本占制造成本的40。
事实上,中国企业有时出高价也不能买来核心零部件。在日本等国的厂商垄断的挖掘机市场,柳工作为国产挖掘机的品牌,液压零部件供应受制于日本。原来,日本每月供给柳工8吨标准挖掘机液压件150台,由于柳工发展迅速,日方为了限制柳工发展,现在每月只供应100台。
中国工程机械基础零部件生产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难以满足国内企业生产的需求。2007年下半年,由于境外零部件供给不足,连技术实力雄厚的中联重科、三一重工等企业也不得不重新调整生产进度和生产计划。国外几家大型的液压器件供给商企业都优先保障自己国内企业的供给。为保障基础零部件供给,我国有的企业不得不派出专门的采购人员,守在国外供给商的工厂里。为减少误工损失,企业经常空运原材料,成本大幅提高。
工程机械行业大的细分市场装载机市场。虽说国产装载机的发动机、变速器及驱动桥等核心配套件发展比较成熟,技术壁垒已经突破,各大配件生产企业均有各自的专利产品,但是,这仅仅只是宏观上的“走马观花”,从微观上细分起来,装载机配件液压系统压力达不到国际标准,没有相应的分配阀,液压泵的可靠性也不乐观;电气元件故障率高等系列问题,依旧没根本解决。液压系统作为国产挖掘机的“软肋”,主阀的质量控制技术被川崎、小松等国外品牌垄断。
虽然在零部件国产化中问题重重,中国工程机械零部件企业依然在艰难发展中形成了自身的优势。例如,福建泉州是工程机械行业大的“四轮一带”生产基地,以价格和种类齐全的优势囊括行业市场极高的份额。“四轮一带”是履带式行走工程机械的配套部件,包括支重轮、驱动轮、拖带轮、导向轮和行走履带等,易损性强、通用性也非常强。
经过近20年的发展,泉州工程机械配件领域涌现出奇星、泉海、长江、盛德、江新、恒通等一批实力雄厚的生产厂家,是国内生产履带式吊车、履带式装卸机、挖掘机、推土机“四轮一带”等底盘易损件的主要生产供应基地。泉州的工程机械配套件早就走出国门,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其中在东南亚市场约占30份额,同时销往质量标准要求较高的欧美地区。&nbsp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